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

第十九章(19/25)

admin 2020-05-29 10:54 未知

逍遥、月如深情一吻,两人的面颊都红晕起来,相视而笑。逍遥运功,将剑仙赠给他的酒仙剑向空中拋起,一搂月如腰肢,纵身跃起,踏在剑面之上!「恶女姑娘,你想到哪里?就算天涯海角我都带你去。」说着,二人穿过如梦似幻的云海,直飞到天上……这一切浪漫极了!逍遥深情地轻轻吻着月如的面颊,两人都泛着甜蜜笑意,在空中,如一对神仙眷侣。书房内,剑圣以映像,显现逍遥和月如的甜蜜样态,剑仙看着不禁讶异!他一直以为,逍遥只对灵儿一片痴心。也许这就是因缘造化,他轻叹一声:「问世间情为何物?」接着,映像的光彩暗了下来,成为锁妖塔内的景象。锁妖塔的最顶层,出奇地继续发出了亮光,群妖仍伺伏在巨大的剑柱之下,眼中全无半点凶暴之意,只是守护着灵儿!灵儿嘴角含笑,充满着温柔,她正以仙法哺育自己的骨肉,腹中闪动的亮光下,浮现出来的胎儿,正渐渐成长!灵儿满足的笑着……剑仙:「女娲后人?她就是巫后的女儿!那么婴儿是……逍遥的?」剑仙追问:「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还要拆散逍遥与灵儿?」「不,我只是顺从人意……」「难道是──是灵儿故意要留下?」剑圣默认,接着说:「既是逃避,也是证明!」剑仙似乎懂了,接着道:「逃避也证明逍遥对她的感情?」「那为何要七十年之久?」剑仙屈指一算:「啊!那是逍遥大限。你要等逍遥死,才放灵儿出来!」接着忿忿不平道:「你狠心要一个小女孩受苦七十年?」「或许,这对他们两个,甚至,是三个人都好!」剑圣反问:「何谓苦?塔里孤宿是苦?还是看着所爱的人离去,受尽感情煎熬是苦?」剑仙默然,被剑圣的问题问得呆住了。剑圣接着说:「苦非苦,乐非乐,只在一个执念,如果李逍遥可以看透的,那就是他的福份!他天资聪敏,自有圣人之才;只要懂得放手,无论武功、做人,都有莫大裨益!」剑仙不以为然:「也许,他有他自己的选择;弃自己所爱的人,让她受苦,让她嫁予他人,最后连自己都牺牲掉,难道就是所谓的“悟道”?」怒气难平的剑仙,从怀中拿出了自阿奴身上得来的男面吊坠,摊在剑圣面前!「到了此刻高手公式资料,愿来你还执着此事?」剑圣一见此物高手公式资料,也不禁愕然!剑仙怒指着剑圣高手公式资料,愤然道:「巫后就是这样给你害死了!你还要让这种悲剧继续发生?」剑仙双眼充满着痛苦,大叫着,夺门而出!剑圣随之追上:「好师弟,你就别再执迷于往事!」剑仙直跃至溪涧之上,独脚一点,竟就此独立在水面之上!川流不息的水面,突然间变得急而乱。水顺人意,汹涌的流水,正代表着剑仙的内心!剑仙怒指脚下急促的水流:「什么算是上善若水?由自己喜欢的人深陷险境,也见死不救?这就是你从水中领悟到的道?这就是至善?」剑圣靠向剑仙:「你已经懂得“拿起”──何以还不能体悟“放下”?」此刻的剑仙令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!他也曾经这般迷惘过……剑仙不发一语,将手上紧握着的男面吊坠,掷向剑圣!像是要逼剑圣记起以前的一切!二十年前……这个吊坠,曾紧紧系住了这两个男人,甚至,另外两个女人的命运!「有一个传说,每个人生来其实都只是一个半体──人必须要找原本属于自己的另一半,才称得上是完全!这两个半边的“男女面孔”吊坠,正象征着被一分二为的生命体,各散东西,只要拿着半边的吊坠,找到另一半的拥有者,这两人就会受着上天无限的祝福,长相厮守,相爱一百年。」诉说这段话的,是一位身穿白色长斗篷的神秘高人,虽看不清面孔,却可感到他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芒!「现在我就将它赠予有缘人。」廿十多年前的剑仙,双眼充满着年少轻狂的傲气,神采飞扬,拿着吊坠,爽朗的一笑。「谢了!可是,晚辈一心追求武功的无敌之境。我正赶着上蜀山出家入道拜师学艺,不再牵涉儿女私情。你算是白送了!」「吾生也有涯,知也无涯──人总有所限,与其执念单单以入道为最高,何不随自己心性而行?」高人笑道:「“道”乃从自己的心开始!率性而行,继之而悟,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“道”,无人能知,亦无人能取!道是由自己走出来的,只要你明白这个道理,离所谓“无敌”,不远矣!」剑仙思索着高人的话,似懂非懂。高人一笑:「你我有缘,我将吊坠交给你,也许你会将它转赠有缘人;也或许,能化解一场惊世灾劫……成就一场百年的倾国之恋!」剑仙接下吊坠,一抬头,已不见高人踪影,他收下吊坠并未多想, 一肖中特公开免费选料上蜀山开始他的修练。日子一天天过去……每日都见到剑圣以绝顶轻功, 黄大仙精选一肖一码大中特独自站在溪涧水面, 香港小霸王平特二码犹如踏在地面上一样稳当, 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如此日复一日,修练了十二年之久,他却总是差了一点,无法让水面真正静止。当时的掌门师父建议他下山求道:「你从小就在蜀山长大──从未“拥有”,如何体悟“放下”?你就下山游历三年,希望你能悟出真正的“道”!」剑圣自小在蜀山上学艺,活了八十年,第一次下山。尘世,对他而言,充满了未知,他──要到那「未知」里,寻找「真知」。当时的剑仙,把剑圣大师兄当成他心中的偶像,希望有一天,能够像剑圣一样,超脱到另一个境界!剑仙看着向山下走去的剑圣,心中有了一个念头,他要把那高人所赠的「男面」吊坠,送给师兄。剑仙对剑圣调皮眨眨眼:「只是一件保平安的东西!总之,当作是我一番心意吧!」两人当时,并不知道,从这一刻起,吊坠已牵系起他们两人,和另两名女子的命运。剑剑下山求道后的一年多,熟睡中的剑仙忽然感到手中一片冰冷,原来是剑圣将那吊坠塞入他手里,剑仙愕然,三年期限还久,莫非剑圣已提前归来?剑仙不解,一看吊坠,竟然是女面那一半!难道剑圣真的遇见了持着吊坠另一半的有缘人?剑仙急急奔向溪边,剑圣真的回来了!他眉头深锁,与一向从容的神态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同样立于水面,脚下的水流竟又乱又急──简直是狂涌!剑仙见剑圣如此烦乱,默默返回,却在竹林里遇见一名女子,在他身后飘然而过。少女一张素脸清丽异常,脱俗得不似人间女子;她充满灵气的眼睛,却流露着一股幽怨与哀愁……剑仙来到少女身后,拉起她的手,少女一时惊惶,踏空跌在他身上。剑仙立时心如鹿撞!「为什么──会在你这里?」少女看见他颈上的吊坠,深情望着,转眼又露出莫名伤痛。她悠悠问道:「若拙大哥在这里吗?」「剑圣师兄?」剑仙听少女唤着师兄的名字,又见她颈上竟挂着当日自己送给师兄的「男面」吊坠,似乎猜到了什么!她──就是令剑圣烦乱的人!也是灵儿的母亲──巫后!一个不单让剑圣无法自己的女子;更是让剑仙意乱情迷的女人!二十年过去了,不同的时空,迷乱的心情却仍是一样。剑圣看着此刻的剑仙,高手公式资料仿佛就像看着当日的自己!剑仙茫然望着剑圣:「二十年了!我不断说服自己──一切只为成全“道”,我以为我想通了,直到我遇见逍遥、灵儿、月如;我才知道,原来我根本什么也不明白!难道,你放弃宿世姻缘,让巫后嫁给巫王,就是你的道吗?我送巫后回南诏国,还在她大婚当晚,辜负了一个深爱我的女子,那又是我的道吗?这就是我入道前所必经的痛苦吗?」这一连串的问题,剑圣没有回答。他很想剑仙在这一刻能有所顿悟!就像当日的他一样!他看着剑仙,心中满是怜悯,他明白──因为剑仙善良,才会痛苦。因为认真,才爱装疯。因为弱,才爱逞强!剑仙似有所感,突然狠狠盯着剑圣:「与其得道就是要牺牲所有人而去成全自己──我宁愿永远执迷不悟!」剑圣见他如此执迷,不禁愕然!水流如剑仙此刻的心境,波涛汹涌,剑圣伸出手按着剑仙的天灵盖,剑仙愕然,却无力反抗,心情平复下来……忽然,水流静止了!周遭被剑仙狂乱心情所影响着的树木空气,也静默起来!树不动!空气也凝住!剑仙渐觉自己超然物外!与万物同化,如同进入忘我之境……尽管,仍有很多事想不通,心却放开了!剑圣引用老子的话,对他说:「“知,不知,上!”──你已经明白到自己有所不明白的地方,若能够放开自己的心去寻求答案;离道,不远矣!」剑仙看着天空,突然有一种感动,眼泪不住流着……心中纠结了二十年的执念,一时间,虽放不下,却已轻松许多……同一时候,逍遥和月如正打算进锁妖塔里,解救灵儿。两人面色笃定,手紧握在一起,向锁妖塔前去。锁妖塔四周,无半点人气,耸立于峭壁之间,这座参天巨塔给人一股冷寞的阴森感!塔外,拢聚着一股青灰色的怨念,如烟般飘荡萦回。逍遥感到月如手中的冰冷,不住抖动着;他将她握得更紧;月如也坚定响应着!「我不怕!就算走散了,还有这个……」月如轻摇着铜铃,情意绵绵:「莫失!」「莫忘!」逍遥也深情看着自己的铃子。二人持着武器,大步迈了进去;无惧的向前走!救不到灵儿,绝不会罢休!阴风凄冷──静得只听到空洞的回响。闯进塔内的逍遥和月如戒备的慢步前行,黑暗中月如摸墙认路,手一触墙,只觉一片湿淋淋……立时缩手。逍遥一看,见月如手上竟充满了血!墙上竟布满了四溅的鲜血,还未干透,墙上还有妖爪的痕迹!甚是恐怖!突然一阵妖声,如索魂之声,直钻入二人耳中。月如只感到浑身的不自在!原来,二人不知不觉已闯入了众妖堆中,被团团围着!群魔乱舞,如同人间炼狱!「他是我的!/咬死他们!/我要吃了他们!/我要吃那女的!/我还欠二十个就可以离开!/只要吃够了九十九个,就能出去了!」群魔争相趋前逼近,似要将两人生吞活剥。逍遥和月如咬紧牙关,挥着剑,挥着鞭,只有抵抗着数百妖魔的袭击!二人有默契的踏着脚步,回转着身子,形成了一个剑网,鞭网!来两只,杀一双!可是妖越杀,来得越多!妖血不住溅往墙上!两人使出全力应付着。圣坛上,蜀山众弟子不停诵着经文;要祈求上苍化解灾劫!坛前,坐着一人,紧闭双目──是剑仙!剑仙开坛作法,就是要为逍遥、月如祈求平安,更要为灵儿消灾解困!剑仙收起了一贯的嬉笑神情,只想三人安全的归来!殿外雷声隆隆,盖过了诵经之声……众人努力大声诵着!像欲与天命奋力对抗。孤冷的大殿内,剑圣望着两道烛火,似乎已看破一切超脱凡俗的他,此刻,眼里居然有一份忧色!烛火幽微,几度险些熄灭。剑圣眉宇一皱,烛火又继续燃烧起来,他专注地护视着烛火,眼露慈悲!两道烛火,原来就是逍遥与月如的生命之火。剑圣看着烛火,不禁叹着。尚书府内,阿奴也转醒过来。「太好了!我的南蛮妈妈!没事了!唐钰小宝!我们没事了!」阿奴开心紧紧拥着唐钰,接着拉着他往屋外走:「我要见我爹,我去给他叩头!──我早说好了,谁救我我就认谁做爹!」「胡说!人家酒剑仙前辈是出家人!怎能当你的爹!他跟逍遥他们赶去蜀山救公主了!」两人匆忙起身。向晋元、尚书、尚书夫人道谢告辞,出发前往蜀山。陆续送走了好友,晋元的生活又回复以往的平静,大病初愈的他,仍在告假修养,他却并未歇息,反而,比以往花了更多体力心思在读书上,握着书卷,他心中想着:自己只剩十年阳寿,更当争取时间。忽然间,府外传来了一阵和谐悦耳的音乐声。只见一顶轿子穿越大门飞了进来──轿身悬空飘浮,无人抬着,十分神奇!包围着轿的十二位黑衣红袍拜月教徒,正在陶醉奏乐……最奇怪的是,尚书府的护院们,竟也跟随在旁,仿佛保护着轿子一样!轿中传来一声柔和而权威的问候:「阿七小兄弟,我们终于见面了!」一个修长身影,穿过轿壁而出,轩昂站着,充满超脱出尘之气,就连见惯世面的尚书大人,也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敬畏之感!晋元已猜到是谁:「阁下──是拜月教主?」尚书惊讶:「南诏国的拜月教主!有失远迎!」「不用客气!阿七小兄弟,你的病──还好吗?」拜月亲切问着,竟转身对尚书说:「可怜你的儿子,只剩下十年寿命!」尚书与夫人惊讶又难过地望着晋元,似在询问。晋元沉着以对,他知道拜月杀了石长老,此人绝非善类!便冷淡客气地下逐客令:「多谢教主费心!送客!」府内护院们却全不听晋元指使!拜月只来了一刻,已让尚书一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晋元正色道:「教主,你到底想怎么样?」拜月一笑:「我可是来帮你的!」说着,伸手轻轻按住晋元前额,一道金光,带着暖流,就从拜月的掌中,传入晋元的身体……突然一道黑色毒血,从晋元口中吐出来!晋元眼前一亮,感到浑身舒畅,气色也转好了。尚书和夫人见状,马上拉着晋元一起跪地叩谢。「多谢拜月教主!大恩大德,不知该怎么报答!」拜月一挥手,「不用,我只想阿七小兄弟帮我一个忙,以作交换。」晋元早已猜到,拜月必有事而来,面色一沉。拜月直望着晋元:「我想要你替我上蜀山,请李逍遥和赵灵儿下来。」「对不起,不可以!」晋元沉着答着:「你可以取任何东西。唯独此事,怒晋元办不到!」拜月语调平和坚定说着:「我不需要其它东西──同时,你也不能欠我任何东西!」「那晋元唯有一死!将你救回的命还给你吧!我不欠你!」尚书和夫人闻言,激动大哭起来。「既然如此,老身就为儿子向教主偿命吧!」尚书竟二话不说,拉出了护院身上的长剑──割颈身亡!夫人和晋元还不及上前阻挡,悲剧已然发生。夫人已大受剌激,变得歇斯底里,生怕拜月要取晋元性命:「不要动我儿子──我把命也给你了,你千万不要杀他!我替他死好了,我替他去死!」晋元拉住母亲,却被她一把推开,拿起尚书自杀的长剑,也自刎而死!血溅晋元身上!他悲呜惨叫着:「娘!娘!爹啊!」拜月摇头叹着气:「阿七小兄弟,你们太过感情用事!我根本没打算要任何人的命──包括你的在内!你们的命对我根本没用!真不值得!」晋元怔怔地跪下──跪在夫人和尚书身前……一时间失去双亲,已震憾得欲哭无泪……出品:讀書中文網www.rbook.net资料提供:光之创意制作坊制作:angelo

,,六合一句爆特码

Powered by 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